拉郎/杂食/性状稳定
 
 

(棋魂)【绪佐】我执

*棋魂 绪方精次X藤原佐为 (恭喜来到极地CP)

佐为回魂梗,喜闻乐见补魔,HE。万字一发完,过把瘾,比较简写。

*任何直男发言出自绪方精次,不代表作者三观。
*既然Lofter有了目录&合辑,搞日漫就不分号了(

*
绪方精次新拍得一尾红色龙鱼,价逾两千万日元。花去棋圣战半数奖金。
出尽风头也饱受非议,是他一贯作派。

绪方精次半敞着睡袍,懒倚在水族箱壁旁。指间淡烟袅袅殆烬。龙鱼似从极浓的深海里游弋而出,熠熠如红宝石的鳞片严丝合缝地流动,烟云流霞般的焰尾骀荡飘卷。

他的心思沉寂。

半小时前,女友一番声泪俱下后黯然出走。
“已经没有办法再忍耐了。顾忌你比赛,一直压抑着。可比赛都结束了,你还是对我漠不关...

27 Sep 2018

是四代&鼬的混剪,不过不怎么有CP感。

是直男苏苏苏苏苏滤镜

a/v30926730

(在Lofter直接点开画质会有点烂……

要开1080P才不辜负我转AMV格式时吐的血!


12 Sep 2018

【四&鼬】为了相撞的脱轨(上)

两个十二岁小孩的故事,不算谈恋爱。

紊乱的行文结构,感觉自己不会写文了(


1.

木叶公园从车窗外一闪即逝,宇智波鼬又一次看见了他,穿着松垮的卫衣,双手插兜从垒起的水泥管上一节节跳下,他的姿态有一种无所顾忌的轻盈,每一步都像按下琴键。荒草翻涌如海,男孩灿烂的金发盖过眼睛,宛如杂乱无章的鸟羽,是这冬季阴天里的唯一亮色。


五年前木叶公园本应被房地产承包商改建为高层公寓,受到周遭居民的强烈反对,官司一轮轮走下来,工程被遥遥无期地搁置。一片狼籍的公园渐渐沦为流民聚居之所,就地取材的棚屋宛如补丁般连亘蔓延。公园风评渐差,宇智波鼬的同龄人都被警告不要靠近这一地带。...

09 Aug 2018

【四鼬】不出意料地捡回了异世界男友

飞快码的恶搞无脑傻白甜OOC
依旧慎看……
———
嘟囔着“……倒蛮典型的”然后扛一袋打折面粉般扛回浑身浴血遍体鳞伤的奇装异服青年。这种心理素质,果然是见怪不怪见义勇为的东京市民兼轻小说家才具备的。

“这种程度的伤必须要送去医院。”被死磨硬缠叫来支援的昔日学生早已成长为雷厉风行的医生,野原琳干脆利落地宣布。
“这家伙在Cos什么角色么?刚参加完漫展就去帮派报道,现在的小混混也很辛苦啊。”不放心琳出夜诊尾随而来,仍是备胎却以正牌男友自居多年的前任混混老大宇智波带土唯恐天下不乱,“看着装风格感觉像是大坂那边的。一开口就是关西腔会不会太热情了,不如我们放首梶浦由记来悲壮一下气氛!”
“那个冷兵器还没拔出来没关系...

29 Jun 2018

【佐鼬】越人歌(浙江高考卷)

上一篇被暂时屏蔽时,干在实处的浙江人当机立断重新交卷了。
古风AU,是当年高三最爱的狗血风味了!

1.
王死在一场雪后。
王弟仍在边疆,当夜率麾下麒麟铁骑千里返朝。

城门洞开,满城缟素。百官出迎,恭迎新王。

新王盛怒,执意开棺。民间暗传其对先王恨之入骨,竟不惜鞭尸泄愤。
王与王弟生前水火不容。同为王嗣时便明争暗斗剑拔弩张,至王十九岁登基当日,即命其唯一的弟弟镇守边关,无令永世不得回朝。

新王开棺是为鞭尸泄愤的说法可信度颇高,却并未载入史册,也无怪史官偏心。旧王性情阴郁,手段酷烈,深居简出多年不临朝;新王如孤天高月,凛然不可近,却皎洁磊落,其孤身仗剑入敌国,与昔日战场对手永结盟好、化解宿仇的传奇之举被百代传...

08 Jun 2018

【佐鼬】在南方(浙江高考卷)

干在实处的浙江人第一个交卷。

请自行(强行)体感浙江精神。


题目:

浙江大地,历史上孕育过务实、知行合一、经世致用等思想,今天又形成了干在实处、灿烂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在与时俱进的浙江文化滋养下,代代浙江人书写了一个又一个浙江故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浙江传奇。 作为浙江学子,站在人生新起点,你有怎样的体验和思考?


*

木叶宇智波!木叶宇智波!

宇智波集团倒闭了!

宇智波鼬带着他的欧豆豆跑路了!


“马上要来台风了。”宇智波鼬说。

“上周修过了,今年房顶不会漏了。”宇智波佐助正把天台上的花草一盆盆搬下来。天色暗如迟暮,鼓鼓的乌云密不透...

07 Jun 2018

【四鼬】同级生

上周论文死线前摸的傻吊鱼,八千字一发完

OOC到天边,逻辑和细节一概没有。

慎慎慎

备用链接

04 Jun 2018

献唱一首圆梦时刻

易缺缺缺:

懶癌晚期的色渣表示快要畫不動了(哭粗乃

要怎麼把骨鴉畫的好看實在是很困難...
加了一堆不符合結構的骨頭,不加像雞翅,加了感覺依舊飛不起來(

==

感謝各位的留言,晚些再一一回覆orz

如果有什麼想看的,不嫌棄也可以留言給我...雖然並不保證一定畫得出來QUQ(...這人

22 May 2018

【四鼬】来日方长07

1     2     3     4     5    6


*

三勾玉写轮眼的视线中,酣眠时的弟弟胸脯起伏如飞鸟振翅,绵长而轻盈,在深远的晴夜里荡开涟漪。

任务归来,鼬习惯这样坐在弟弟的床边。

唯有沉视着弟弟的生命迹象,鼬的眼中才不再复现片片飞扬的血肉,春光炸裂的脑浆。


有观察眼之称的写轮眼,能在生死一线间滴水不漏地捕捉对手动作,自然照单...

08 May 2018
1 2 3 4
© 飞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