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郎/杂食/无差/温和派

梗见P2,截图出自《真夜中のオーケストラ》

一发潦草的脑洞,完成度低请见谅。



(四鼬)光风03

弃疗的哨向设定,SJB玛丽苏剧情,结合热OOC恋爱脑。不喜拉郎请拉黑,别骂我就成,谢过了。

链接走这里:

什么都没干


———

一些灵感来源于《1874》

作词:黄伟文 作曲:王双骏
演唱:陈奕迅

仍然没有 遇到
那位跟我绝配的恋人
你根本也 未有出现
还是已然 逝去
怀疑在某一个国度里 的某一年
还未带我到世上那天
存在过 一位等我爱的某人

夜夜为我失眠。

从来未相识 已不在
这个人 极其实在
却像个 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 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 错误时代

情人若 寂寥地 出生在 1874
刚刚早 一百年 一个世纪
是否终身 都这样 顽强地等
雨季会 降临赤地
为何未 及时地 出生在 1874
邂逅你 看守你 一...

(四鼬)来日方长05

一月末,夜深雪重,临明初霁。

鼬与止水在庭中比试。

两个宇智波着玄青族袍,若飞鸿竞逐,踏雪无痕。俄而短兵相接,劲风如刀,千重琼霰,过处时闻折竹声。

若说这次晨练较往日有何不同,大约是因为族长宇智波富岳也拨冗前来观看的关系。

鼬似乎想令父亲刮目相看,勇猛而近于奋不顾身。凤仙花火球连弹怒射,贴着结冰的苍苍池面疾掠而过。另一个宇智波猴子般上蹿下跳,左闪右避,竟似乐在其中。

“远攻什么的,小鼬根本……根本就拿瞬身止水没办……诶?哇!!!”

腾跃半空的他正气喘挑衅,突然嚎叫。不知不觉间冰面被火球热力融化,四下再无落脚之地。

深渊般的巨大窟窿冷冷凝望着他。

“呜~~——”

张牙舞爪徒劳扑腾依...

(四鼬)光风02

下雨了。
宇智波鼬意识到这一点,倒不是因为他耳闻目睹风雷云电。
在和弟弟的战斗前,他已舍弃了除视觉外的五感。

但凡下雨,他的每块骨头都在钝痛。
痛觉无法被装卸。

现在只剩下他和他习以为常的疼痛,被关押在永恒寂静的黑暗里。后者毫不留情地提示他,死神还没给他个痛快。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鼬漫不经心地想到。
一切都在计划中。弟弟如期而至,天打雷劈了自己——令人叹为观止的巧思,甚至富于双关趣味。鼬欣然回忆弟弟引动天雷的壮举,希望自己能将他看得更清楚些。
似乎跑题了。
不过想起弟弟时总是忘乎所以,已算得上积习难改。

人之将死,彻底纵容一下也无妨。
他悠然沉入理型世界。

离离芳草没过胸膛。白云在天,山河如怒。
这是几岁的夏天?他原来...

糊了张穿晓袍的四代【还记得当初预言得有板有眼,晓的幕后是四代……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爸爸。”

鸣:过fu吸了。
卡:不管晓的幕后是老师还是基友,我都要过fu吸了……

*面具参考的是《忍路》黑化面码,考虑到黑化四代说不定体内仍有阴九尾,戴有漩涡纹的狐狸面具也说得通?

(其实是土哥那南瓜面具太一言难尽了……


【汉化】[冻伤炎/としお]未知しるべ。】https://mr.baidu.com/yl1speh

冻伤太太画的每一帧四代都想舔(。
鼬也好可爱,一本正经的犯傻。

(四鼬)来日方长04

*一些止鼬友情向

“请教授我更多忍术。”鼬一丝不苟地磕头请求。
水门过了半晌才说:“一大清早的……”
鼬的头俯得更低了。他知晓火影因何为难。
水门叹了口气。
“好吧……你先起身。”他拍了下手,然后唤道, “鸦……”

宛如飞鸟从天空扎下,鼬还没看清他的身形,来人已稳稳地立在自己面前。暗部身量并不高,半低下头,透过狐狸面具坦荡地注视着自己。这打量说不上咄咄逼人,却目不转睛,令鼬有些紧张。
他正要摘下面具,面具绑绳意外地缠住了他卷曲的短发。鼬听到火影轻轻的笑声。暗部懊恼地轻哼,用力一扯,然后吃痛地嗷了一声。
心情沉重的鼬也忍不住微笑。
面具下露出半大孩子的稚气面容,并不气恼,同样笑眯眯的。“我是止水,我一直想认识你...

看《博人传》时可喜欢这姨娘装……

飞快涂了一个蛇。

(四鼬)来日方长03

“我较水门和玖辛奈年长三年。”离开别院后,鼬和母亲穿过长廊,美琴轻描淡写般提起。
让人吃惊。
不知道哪种吃惊更甚,是母亲竟和四代夫妇是同辈人,还是四代夫妇竟和自己的父母是同辈人。
抑或是母亲闲聊般的口气。
记忆中从未与母亲说过这样无关紧要的话。

鼬情不自禁抬头,母亲的面容在月光里如凝霜雪,瓷胎般没有一丝衰老的裂痕。
却也无法令人联想到青春,青春动荡而喧嚣,如疾风野火掠过。母亲却似这庭中亘古作响的添水,幽雅得无悲无喜。
直到听母亲说起旧事,鼬才意识到自他生来美琴就是妻与母,但她在为人妻为人母之前也曾是个少女。想象她的少女时代令人感到古怪的不适。

美琴似乎没有留意到鼬的震动,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我读书的第...

蠕蠕吞吐的,幻梦中的一吻。


是官方先动手的……P2截图出自真夜中のオーケストラ

© 飞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