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郎/杂食/性状稳定
 
 

[待授]【四鼬】Acquiescence默许by AvengerHawk

简介:九尾之夜玖辛奈丧生,水门仍需活着,以保护儿子和村子。受阴九尾的影响,他的心灵正慢慢受到怨毒的侵蚀。这时宇智波鼬,年轻的暗部,进入他的视野。

警告:强制性性行为,未成年性行为

分级:M


作者注:

  1. 本文未明言宇智波鼬年龄,介于这是AU,可当作十五六岁。

  2. 未警告水门OOC,因为在本文情节中他的人设自洽。试图探讨人性的阴暗面,调和光与暗、支配与服从、残暴与牺牲。 


01.

火影摘下宽大的斗笠,他的注意力为寒风里摇落如雨的秋叶所吸引。往年这时应该要更暖和些。去年的纪念仪式上没见谁穿了外套。

他仍记得那天,日头如此猛烈,入了夜...

17 Feb 2018

【四鼬】光风03~04

*波风水门X宇智波鼬的拉郎,私设如山的哨向,玛丽苏OOC,慎重阅读

*本章回忆杀含一些四玖

*一脚急刹叙事混乱

1        2        3 (补档)


风暴过后一束束光游走在被洪水冲蚀的残骸大地上。

滔天巨浪凝固如獠牙,密密麻麻刺向天穹。波风水门与他的哨兵相拥着下坠。由于坠落速度太过缓慢,宛如一片飘飖羽毛,连惯于飞翔的他都感到些许晕眩——坍塌的理型世界里的重力或时间流速,必然存在异常。

哨...

13 Feb 2018

【飞雷神组】后来他们做了一夜实验

全文

*现代AU 波风水门X千手扉间
千手扉间决定自己需要一次性生活。

三十岁那年,千手扉间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而非一直以来坚信不疑的无性恋。性/欲从此开始占据他的注意力,并越来越损害他宝贵的理智,令他无法继续全身心地投入科研工作中。

千手扉间决定自己需要一次性生活。

身为生物学家,千手扉间对待性/欲十分坦然,这是人类的基本生理需求,一如摄取食物和睡眠,尽管令他不胜其烦。对他而言,性/欲和食欲没什么区别,都是干扰。和他三餐不继昼夜颠倒的剧作家哥哥相比,科学家千手扉间自学生时代起就恪守严酷如苦行僧的生活作息表,以便维持他精密大脑的高效运作,使其不因血糖过低或睡眠不足而昏聩——当然也不该因荷尔蒙而失控。

14 Jan 2018

【四鼬】来日方长06

1     2     3     4     5 

*本章含部分《鼬真传》剧情改写,开眼设定被藤崎龙带跑了,和岸本原意有出入。请无视之。
*一定会越来越OOC的(


说什么“很快就会来到我的身边”,但真正同进同出,居然是将近十年后的事了。
在此之前,历经许多波折。
若没有这些风波,大概也难以认清自己的心迹。

火影搬离宇智波宅后,少有见面的契机。除了一些公众场合的含笑致意,便再无交集。鼬起初不...

12 Jan 2018

【四鼬】来日方长05

一月末,夜深雪重,临明初霁。

鼬与止水在庭中比试。


两个宇智波着玄青族袍,若飞鸿竞逐,过处时闻折竹声。俄而短兵相接,劲风如刀,千重琼霰。

若说这次晨练较往日有何不同,大约是因为族长宇智波富岳也拨冗前来观看的关系。


鼬似乎想令父亲刮目相看,凤仙花火球连弹怒射,贴着结冰的苍苍池面疾掠而过。另一个宇智波猴子般上蹿下跳,左闪右避,竟似乐在其中。


“远攻什么的,小鼬根本……根本就拿瞬身止水没办……诶?哇!!!”


腾跃半空的他正气喘挑衅,突然嚎叫。不知不觉间冰面被火球热力融化,四下再无落脚之地。

深渊般的巨大窟窿冷冷凝望着他。


“呜~~——”

张牙舞爪徒劳扑腾依旧要成...

31 Oct 2017

玩一个老梗

记得以前疯狂猜四代是晓的老大233

20 Sep 2017

【四鼬】来日方长04

*一些止鼬友情向

 

“请教授我更多忍术。”鼬一丝不苟地磕头请求。
水门过了半晌才说:“一大清早的……”
鼬的头俯得更低了。他知晓火影因何为难。
水门叹了口气。
“好吧……你先起身。”他拍了下手,然后唤道, “鸦……”

宛如飞鸟从天空扎下,鼬还没看清他的身形,来人已稳稳地立在自己面前。暗部身量并不高,半低下头,透过狐狸面具坦荡地注视着自己。这打量说不上咄咄逼人,却目不转睛,令鼬有些紧张。
他正要摘下面具,面具绑绳意外地缠住了他卷曲的短发。鼬听到火影轻轻的笑声。暗部懊恼地轻哼,用力一扯,然后吃痛地嗷了一声。
心情沉重的鼬也忍不住微笑。
面具下露出半大孩子的稚气面容,并不气恼,同样笑眯眯的。“...

17 Sep 2017

【四鼬】来日方长03

“我较水门和玖辛奈年长三年。”离开别院后,鼬和母亲穿过长廊,美琴轻描淡写般提起。
 让人吃惊。
不知道哪种吃惊更甚,是母亲竟和四代夫妇是同辈人,还是四代夫妇竟和自己的父母是同辈人。
抑或是母亲闲聊般的口气。
记忆中从未与母亲说过这样无关紧要的话。 

鼬情不自禁抬头,母亲的面容在月光里如凝霜雪,瓷胎般没有一丝衰老的裂痕。
却也无法令人联想到青春,青春动荡而喧嚣,如疾风野火掠过。母亲却似这庭中亘古作响的添水,幽雅得无悲无喜。
直到听母亲说起旧事,鼬才意识到自他生来美琴就是妻与母,但她在为人妻为人母之前也曾是个少女。想象她的少女时代令人感到古怪的不适。 

美琴似乎没有留意到鼬的震动,只...

15 Sep 2017

剪的Mad,这首BGM歌词很契合,《Glitter and gold》,就是金色闪光了……

前半分钟画质特别糊,建议半屏查看伪装高清(。

另外B站号飞光Glitter有Cut一些四代相关片段。
13 Sep 2017

【四鼬】光风01

九尾之夜未死的四代穿到原著中把兄弟之战后的鼬救走的故事。
1.存在感薄弱的哨兵向导设定,无须科普也能get。水门是向导攻、鼬是哨兵受。

2.NC17、一些类似成瘾反应的描写、ZQSG、特别腻歪的治愈向,多私设无逻辑OOC。 

3.一笔带过柱斑;鸣佐鸣带卡带友达。

4.如果觉得邪教拉郎辣眼睛请把我拉黑……

如果能磕下CP,戳我主页可见第一篇日志长图安利。

1.
第三年,他梦见一只乌鸦飞入苍茫黑暗。 

它的每一片羽毛都被鲜血浸润,幽深光亮,在夜风中猎猎延展。

它从不鸣叫,从不降落。

永恒地翱翔于三界之外。 

第三年.他的妻子、他的哨兵死后第三年,波风水门梦...

05 Sep 2017
1 2 3
© 飞光 | Powered by LOFTER